微信公告了“史上最严外链管理”反垄断下一步会盯上腾讯吗?

随着市场监管部门加强对于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监管和反垄断的深入进行,很多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感受到压力,然而在这种情况下,腾讯依然我行我素,最近微信公告了“史上最严外链管理”,让腾讯又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微信发布公告称,已对QQ音乐、QQ浏览器、知乎、好看视频、小红书、多多直播(拼多多旗下直播)等多个产品的违规外链进行限制。
目前互联网反垄断风暴已黑云压城,然而腾讯的“封杀”却依旧“胜似闲庭信步”。这般勇气究竟从何而来?

 微信公告了“史上最严外链管理”反垄断下一步会盯上腾讯吗?插图
2020年11月6日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三部门联合召开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京东、美团、阿里巴巴等27家主要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会议。会议明确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不得滥用优势地位强迫商家站队“二选一”,对平台内经营者的选择平台行为实施不合理限制或附加不合理条件。不得利用技术手段实施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
2020年11月10日
腾讯21岁的最后一天,也是其2020年Q3财报发布的前一天。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直指互联网平台的各种垄断行为。两天内腾讯股价大跌11.49%,对应蒸发市值5885亿元。
2020年12月11日
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首提“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2020年12月14日
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第48条、49条,因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对阿里收购银泰商业股权、阅文集团(腾讯控股企业)收购新丽传媒股权、丰巢网络收购中邮智递科技股权三案作出处罚决定,对阿里、阅文集团和丰巢网络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顶格处罚。
2020年12月16-18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并明确“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2020年12月下旬
因一位消费者举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美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已经立案审理。
2021年1月9日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要求,要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打造法治引擎,要围绕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推动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依法严惩破坏市场竞争秩序、侵害市场主体合法权益犯罪,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合法权益。
2021年1月14日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唯品会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立案调查。
一、腾讯“封杀”简史
这部“封杀”史,开启于中国互联网历史上著名的“3Q大战”。
2010年9月27日,360发布了新开发的“隐私保护器”,专门搜集QQ软件侵犯用户隐私的证据。2010年11月3日,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可登录QQ,强迫用户“二选一”。 一场史无前例的中国互联网的“二选一”之战由此开始。
随后,“中国互联网上最强悍的男人之一”的周鸿祎不甘忍气吞声,把腾讯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2014年最终法院判定腾讯“没有市场支配地位,不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但此次事件的影响狠狠地烙在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史上,成为中国互联网反垄断第一案,也是腾讯遭遇的第一次反垄断诉讼。

 微信公告了“史上最严外链管理”反垄断下一步会盯上腾讯吗?插图(1)
又双叒叕“封杀”,腾讯藐视反垄断的勇气从何而来?
事后周鸿祎把这场战役定义为:“草根创业者对垄断者的反叛”。
“3Q大战”之后,腾讯的“封杀外链”也成为了互联网生态圈内的常态。刀刃之下,死伤无数。
2016年4月,微信正式发布《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开始公开打击违规外链。
2018年2月12日,微信官方发布公告称,根据《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及《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的规定,微信明确禁止诱导等行为,腾讯体育、拼多多、今日头条、京东、饿了么等被点名。
2018年,抖音迎来了彻底爆红的高光时刻,对腾讯游戏、微信朋友圈、公众号的使用时长均造成了不小的打击。3月,腾讯就开始“封杀”,随即,抖音部分链接分享到朋友圈仅自己可见;4月,抖音链接无法在微信正常播放;5月,抖音“第一届文物戏精大会”H5被微信封杀。
2018年6月1日,腾讯公告,已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腾讯还宣布暂停与上述两公司的合作。同日晚间,字节跳动官方回应称:“我们已经对腾讯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提出诉讼”
2019年腾讯发起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屏蔽行动。
1月26日,微信官方明确禁止外部链接的测试、诱导行为。公告中特别点名违规APP,包括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头条系APP、网易云音乐、滴滴出行、京东、拼多多等。其中,腾讯还是滴滴、京东、拼多多的股东。
当时三个不同竞争对手几乎同时推出了自己的社交服务产品,字节跳动的多闪、罗永浩公司的子弹短信、快播创始人王欣新公司的马桶MT。腾讯在第一时间就切断了3家企业的在微信平台的分享链接或者跳转链接,更不用说开放平台接入了。这三个新产品完全无法通过微信推广,很快就都沉寂了。
10月28日,微信发布升级后的《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被称为是“微信最严外链规范”。并公布第一批封杀名单:拼多多、京东、腾讯新闻、美团、云集、萌推、微视、粉象生活、腾讯游戏、小米有品……。
2020年2月28日,字节跳动在线办公套件——飞书,在微信平台上的链接跳转功能被突然禁止,同时微信的API接口也不再向飞书开放。
2020年3月3日,阿里旗下在线办公软件钉钉开发的健康码被微信屏蔽,直到被媒体曝光才于3月4日解封。
2021年1月7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微头条发文称,微信开放平台无理由封禁和限制了多款飞书小程序,包括飞书、飞书会议和飞书文档等。
飞书产品负责人谢欣曾公开表示:“飞书不存在微信登陆的选项,飞书里的信息和文档也都不支持直接跳转分享到微信,不存在拉取微信关系链一说”。对此,微信至今也没有公开否认。
……
无论是萌芽状态的创业者,还是竞争对手,只要威胁到江湖地位,腾讯绝不手软,众多新创科技因此而早早夭折。
那腾讯肆意“封杀”的任性到底是怎么养成的?对反垄断风暴置若罔闻的勇气又是从何而来?
又双叒叕“封杀”,腾讯藐视反垄断的勇气从何而来?
二、腾讯藐视反垄断的底气从何而来?
这还得从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的第一个反垄断诉讼开始分析。
2010-2014年的3Q大战正酣时,当时的工信部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得不介入要求双方休战。但即便这样,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二审最终还是认定“腾讯没有市场支配地位,不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腾讯为什么会赢?
腾讯屏蔽竞争对手到底是否违反《反垄断法》,构成滥用支配地位呢?
这涉及到相关市场界定与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根据2008年颁布的《反垄断法》第十九条规定:单一经营者市场份额超过50%即可推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并需要由该经营者提出自身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证据。这让涉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争议首先聚焦在市场份额上,并使得作为计算市场份额的前提——相关市场界定成为当时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二审却在判决明确了市场份额并非互联网企业市场支配地位认定的决定性指标,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也未必一定以相关市场界定为前提。
这就让互联网企业的市场支配地位认定失去了法律依据,因此就导致《反垄断法》颁布至今都没有一家互联网企业在反垄断法诉讼中被认定构成市场支配地位,甚至反垄断执法机构也未敢贸然对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公开立案。
在行政执法方面,很多年来政府对于互联网企业的反垄断执法也都是网开一面的。
比如在经营者集中申报问题上,滴滴快的合并、滴滴收购优步中国,百度、阿里、腾讯这些巨头做了那么多大额的并购,都没有做过经营者集中申报。直到2020年底,阿里、阅文集团、丰巢网络在收购案中因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才分别领到50万元罚款。
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执法上,目前的处罚案例基本都是公用事业企业或行政垄断的案件,对于互联网企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哪怕是舆论影响力很大的案件,也很少看到《反垄断法》的行政监管。京东多年来一直对阿里要求平台商户2选1的行为进行控诉,但直到去年市场监管总局才立案调查。
后来被江湖称为“独孤求败”的腾讯律师团队,当然清楚《反垄断法》司法和执法上的弱点。
《反垄断法》实施已经有十多年了,有法律专业人士对其在互联网领域实施情况的归纳是:理论滞后、执法弱势、司法保守、对互联网竞争放纵。
因此,人们就开始担忧:《反垄断法》究竟是高悬于互联网企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还是挂在门上的“桃木剑”?
又双叒叕“封杀”,腾讯藐视反垄断的勇气从何而来?
三、腾讯还能继续肆意封杀吗?
在3Q大战中获胜后,有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撑腰,腾讯在利用市场支配地位打击竞争对手时就可以肆无忌惮了。但这种肆无忌惮的“封杀”,不仅是对科技创新的公然扼杀,严重影响了科技进步,进而对国民经济和就业产生负面影响。
为保护公平竞争和消费者合法权益,中国迫切需要对《反垄断》进行与时俱进的修正。
2020年11月10日,就在各互联网巨头发布第三季度季报之前,中国反垄断历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出现了。
又双叒叕“封杀”,腾讯藐视反垄断的勇气从何而来?
《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的出台,翻开了中国反垄断历史的新篇章。
虽然只是征求意见稿,但已经足以让法律界人士齐声欢呼,同时,互联网巨头们的股价应声下跌。
又双叒叕“封杀”,腾讯藐视反垄断的勇气从何而来?
数据来源:同花顺 整理:燕子财经
互联网反垄断的政策风向自2020年11月10日开始变了。
《指南》是对《反垄断法》与时俱进的补充,对之前互联网反垄断存在的有争议问题都做了明确,包括:涉及VIE结构的交易达到标准应当进行经营者集中反垄断申报;红包补贴、品牌屏蔽、“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等会成为滥用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形式;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案件不一定需要界定相关市场等。
如果按照《指南》的规定,3Q大战笑到最后的就是360了,也许周鸿祎把这场战役定义为:“草根创业者对垄断者的逆袭”。
当然,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指南》正式成为法律,“封杀”这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破坏自由竞争的行为才会停止。
2021年1月9-10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要求,要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打造法治引擎,要围绕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推动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依法严惩破坏市场竞争秩序、侵害市场主体合法权益犯罪,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合法权益。
互联网产业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经结束,下半场应该是公平、合法、有序的竞争了。
又双叒叕“封杀”,腾讯藐视反垄断的勇气从何而来?
五、结束语
回顾腾讯的历史也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的一部沉浮录,腾讯对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固然贡献良多,但功过终究不能相抵。无论是霸主地位还是创新精神都要遵循一个前提,法律面前,责任才是企业家的精神底色。
微软的经验告诉我们,反垄断法合规才是科技企业最华丽的转身。
只有真正“开放”地拥抱竞争,拥抱监管,才可以鞭策腾讯真正实现“科技向善”这个愿景,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

(QQ/微信:314111741):西安王尘宇 »  微信公告了“史上最严外链管理”反垄断下一步会盯上腾讯吗?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